当前位置首页 > 新闻> 正文

受乐视系资金链危机拖累 酷派被曝拟卖地自救|郭德英|疾病性肥胖健德堂房地产|酷派_财经

2017-08-04 新闻 郭德英   房地产   酷派

  澎湃新闻记者 周玲 来源:澎湃新闻

  虽然酷派集团CEO刘江峰否认了国内业务将转型房地产的说法,但酷派集团有意卖地可能并非空穴来风。

  8月3日,有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处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称,受控股股东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的拖累,酷派现在也很难从银行贷到款,有意腾挪公司的地产资产以自救。

  当天早些时候,有传言称,酷派有意将国内业务转型房地产。但酷派集团CEO刘江峰随后回应称:“没有的事,公司业务不会发生变化,一切都正常。”

  作为曾经的国产手机第一阵营“中华酷联”的亿元,酷派曾在全国多地发展并得到当地政府支持,在东莞、南京、南昌、西安、郑州乃至深圳,都有土地资源。

  有分析认为,虽然转型房地产的说法有点夸张,但在当前的形式下,酷派卖地求生还是有可能的。

  酷派寻求地产商接盘地产项目,“乐视说要卖”

  由于2016年业绩延期公布,酷派集团于今年3月31日起停止交易,至今尚未复牌。

  据酷派5月31日披露的未审计年报,2016年,酷派集团实现收入79.94亿港元,同比减少45.5%,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.1亿港元,公司总负债为63.7亿港元。酷派集团2015年还取得了23.25亿港元盈利。但最近酷派已遭遇多起债主追债事件。

  前述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称,一个多月前,酷派开始琢磨着找地产商来接盘,找了碧桂园和京基两家谈,但最终都没有完全谈拢,“这次又传要卖,不知道最终会卖给谁。”

  在乐视入主之前,酷派也算一家颇具科技实力的公司,总部位于深圳,深圳当地政府也给酷派批了不少地。此外,酷派在南京、南昌、西安、郑州也有业务布局,同样有一定土地资源,因此当地政府也给了不少地。“但这些地绝大部分都是商办用地,只有一小部分属于住宅用地,而且很多地手续不全,你公司现在这种情况,你再想办齐手续也有难度,因此就想要卖出,正好公司也缺资金。”前述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说。

  2016年8月份,乐视控股正式变成酷派第一大股东,持有酷派28.87%股份。原本酷派想要搭着乐视的互联网东风进行公司转型,但在乐视陷入资金困境后,酷派也受到拖累,自身业务深陷资金困境无法正常开展。

  “这些地都是原来郭德英(酷派创始人)期间到各地拿的地。但现在乐视说要卖,它是大股东,它的意见占主导。”上述消息人士称。

  有报道称,乐视控股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是希望把前述地块卖给碧桂园的,以联合开发的形式,每年收取租金,但是后来没有谈成。传闻最终接盘的可能是融创,“融创自营或者和京基合作。”

  据悉,目前酷派现在资产价值最大的是“地块”,是深圳信息港、松山湖以及甚至科技园北区地块。

  一位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称,深圳信息港这块地原本规划是兴建6栋30层的商务楼,已经有3栋开建,但酷派缺乏后续资金支持停工了;松山湖地块是工厂区,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,“现在受到乐视拖累,酷派也无法从银行贷款。”

  “现在酷派没有资金,没有办法开展业务,原本是把信息港三栋楼建成后出租一些,年租金过亿是没有问题的,这样酷派就能活过来。”这位消息人士称,不过现在在建三栋楼缺乏资金处于停工状态,资金缺口3亿元左右。

  海外业务还在正常运作,国内业务停摆?

  “之前我们对还是刘江峰有期待的,去年这时候酷派情况还不错,其实是有机会做好的,但酷派搞成这样,大家现在失望至极,当然也不全是他的问题,乐视现在也没做好酷派的心思了。你看易到也是这样。”一位刚离职的酷派集团老员工对澎湃记者表示。

  今年5月份,酷派解约校招生,引发舆论哗然,但也可以看出公司内部的问题严重。酷派后来解释称,今年主要精力放在海外市场。

 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,酷派手机海外业务确实还在正常运作,但国内业务基本上处于停摆状态,不少部门的员工陆续离职。

  不过,刘江峰在前几天在中国电信广州天翼大会上对媒体表示,新的手机产品已经在做准备,下个月将会上市。

  乐视入股的酷派属于“老派”企业,不玩互联网,渠道还是依赖运营商,在互联网模式冲击下确实有不少压力。

  但酷派本身也掌握众多知识产权专利。酷派的安全手机概念在一些政商人群中仍有市场。原本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希望引入乐视,来进行一场“生态化反”,推动酷派向互联网模式转型。

  一年前,贾跃亭曾豪言: 2年内,乐视+酷派要卖出1亿部。当时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:5年内销量过亿,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。如今,这个目标已成往事。

进入【新浪财经股吧】讨论